素履

人间不值,生无可念

【弃坑脑洞】三日一期(某些片段已改成另一篇短文)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副标题:我家白糖不要钱

*流水账请注意,未成年莓全程被围观请注意,除月莓外均不出现刀名


早樱开在第一株枝头的时候,一期收到了一份情书。

说是情书也不为过,晴空色的信封里夹一张早樱绽开的照片,背面写着和歌“春霞笼罩里,仿佛见山樱。未睹斯人面,先生恋爱情。”

非常文艺非常美学。

把信封夹到书里的同时,一期也在思考最近生活中一些微小变化。因学校设施工期预计错误,导致开学后他们附属中学学生只能到隔壁的大学食堂吃饭。也不知怎么的,他经常被一些大学生围观。有些会在他对视过去时大方地打招呼,有些会迅速躲远或装无辜。左右也不会令他困扰,所以一期也听之任之,学生会...

2018-11-25

【弃坑】阴阳师x刀剑乱舞世界(1-6)

一、萌新求问水贴的姿势

七绸真的很绝望。

绝望到想开个帖子吐槽。

事件的源头是草薙剑……的碎片。

2018年末的除夕之夜,七绸收到《阴阳师》的新年活动邀请函。这不刚好是逃掉去亲戚家拜年的正当理由么?她边美滋滋的打算新年去哪里逛边拆开意外很重的信封,然后信封里掉出一块锋利边角的碎剑块。

“好痛!”七绸把碎块丢到拿信封上,对着自己出血的手指吹气。

这个是什么?七绸什么都没,就好奇心重思维跳跃,苍墨色泛着冷光,原剑身中厚边薄。她用围巾包手捡过来仔细观察,官方爸爸会寄这样的凶器?该不会是福利周边吧,阴阳师和剑有关的剧情……

“草薙剑!”她赞叹自己是如此的聪慧和敏锐。兴高采烈地去翻开邀请函...

2018-11-25

【弃坑】三日一期之花冠2

风动,鸟鸣,树叶纷纷,人不动。

“哦呀被发现了。”奶金发男子举着双手从深处走出来,他在被发现的时候就把正准备开保险上膛的手.枪丢弃了。

作为粟田口公司现任CEO,一期当然认识对面曾经有过合作案子的源氏“重臣”髭切了,而对对方是和他一起被莫名其妙劫持的人质中一员。

“髭切君?”

“哦?是粟田口君啊。”髭切的语气像是在谈天气般的自然打招呼,丝毫看不出方才明

明瞄准的便是对方的头。虽然髭切的本意只是想试一下对方身边这个意外过分美丽而直觉极其危险的人。能在如此嘈杂的外景听出那一声上膛声,啧。

一期发觉三日月宗近握着他的手腕,一直没有松手,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试着挣开。

“髭切君还记得...

2018-11-25

【弃坑脑洞】三日一期之联姻

*默念三遍我是俗套聚集者

*就非常想看老妻少夫日常啊,求粮

*逻辑是ooc,ooc是真理

*三日月名字有玄机/坑

*大家族的联姻,白莓出没请注意,管他傻不傻屌,自己爽了就行


“一期。”

“哎?三条先生?晚上好。”一期一振在临睡前接到这通来自未婚妻的电话。

“哎呀呀?好冷淡啊。”

“新月桑。”

“小时候不是称「月姬」吗?果然现在长大了,看来真不可靠呢。”

“这、我……”涨红脸。

听筒那边传来他的未婚妻愉悦一笑。这位三条先生是他幼年时由双方家族订下的婚约对象,虽然之后再也没见上面,但从偶尔的信和电话里,也能得知对方良好的教养渊博的学识,经常会向一期讲述一些有趣的见闻。...

2018-11-25

【弃坑脑洞】鹤一期

我流ABO二设,全因昨晚和前天测到的两个梗

A装B犯罪天才鹤x全世界都想被他上的王子O莓

学院paro


HW大学校园祭话剧演出

“谁杀了知更鸟?”旁白说。

“是我,”麻雀说,“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用我的小眼睛,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粟田口君?”故意压低的声线。

一期瞳孔微微放大,他慢慢转向悄无声息接近并在他耳边说话的人,“五条君?”

“对童谣感兴趣?”五条鹤丸手枕在脑后瞥了眼舞台,随即把视线停留在幕布处。

一期摇头:“这儿安静些。”不过,倒是没想到会演出黑童谣。

五条鹤丸闻言转头望向他,嘴角弯出...

2018-11-25

哈哈哈,源氏,看清你自己受的潜质啊(捂脸)

2018-11-07

三倍的追星快乐,和三倍的肥宅快乐。朱一龙肖战罗云熙,薯片奶茶百力滋。通宵愉悦!

2018-09-18
1 / 4

© 素履 | Powered by LOFTER